第267章 水陆选一_寒门仕子
木书小说网 > 寒门仕子 > 第267章 水陆选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7章 水陆选一

  话说柳荃一家,在走完了亲戚、叙完了家常之后,就踏上了继续的南下之旅。

  在过去的几天里,柳家的王氏一直都不舍得让女儿一家离开,所以,才腻歪了这么长的时间。

  归宁一行,非常顺利,家里人全都开开心心的,该见的、想见的人全都见到了。

  周大舅一家,还是一如既往的安好,全家人都没病没灾的,生活平淡且又安逸。唯一让周氏感到惆怅的是,大哥头上的白头发越来越多了。

  孙大财家的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自打多了官家的关照以后,买卖方面每年都有结余。按齐兰的话说,他现在都有买酒的闲钱了。

  为此,他常常感叹说:看来,还是官家的关系好使啊!不管你是什么类型的生意,只要过去打声招呼,后面就会有八方来财。

  也正是因为受了这个启发,他才比以前变得‘开明’了些。

  是的,尝到甜头的他,在周氏才一说出同去琼州的话时,便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且,他在权衡了利弊之后,还做出了举家前往的决定。

  小舅子现为可是一方的大知府,他随便徇点私,也顶自己苦干十年。放着这关系不利用,岂不成了蠢蛋?

  咳咳,柳锦程直接躺枪。

  这话怎么说呢?

  他自诩是读书人,自认为比孙大财的眼光更为宽阔,在虑事的方面也更加长远。

  琼州是什么地方?

  呵呵,历来都是钦犯的发配之地,去那儿能有什么好的发展?据他估计,姐夫齐誉现在也是勉强度日,哪有什么精力照顾自己?

  不过,他也没有把话一口说死,只言称,等他完了婚之后,再行考虑南下的事。

  而事实上,他只是想观望一下孙大财在那混得如何,之后再说。如果是混得好呢,他就前往投奔,如果是不好,他就不去了。

  聪明人!

  是的,他未过门的妻子就是这样评价他的。

  柳荃见弟弟心意已决,也没再多劝,最后只得带着孙大财一家踏上了南下征程。

  齐兰非常恋家,心心念念地舍不得离开,周氏见状痛骂道:你还真是嫁狗随狗,越来越没出息了,连个好歹都分不清!

  孙大财一愕:啥?我成狗了?

  小彤很配合地给姑父睨去一个真有自知之明般的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上路前,一家人还去老家桃花村落了下脚,并张家长李家短地聊了大半天。

  老邻居张二婶怔怔望着周氏身上的命妇服,羡慕地连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乡邻们无不感慨:齐誉家真是发达了,连周老婆子都成了诰命夫人了……

  也有人叹:齐家一族人,现在连肠子都悔青了吧?

  ……

  在柳守业夫妇的依依不舍中,柳荃携着家人惜惜作别。

  又是一个令人心酸的分别场景,大人哭,孩子也哭,听得人心都碎了。

  启程!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再不舍,也得走呀!

  之后,小彤便做出了行程规划,先走到交通便利的府城一带,然后再做打算。

  可是,后面的路该怎么走呢?

  水路和陆路,二者选一。

  柳荃觉得,应该走陆路南下,可能会保险一些。这并不是说她对当下的形势有多了解,而是周春生之前曾有过交代,说水路最近可能会不太平,应该尽量避开。

  那,走陆路?

  小彤比划着手里的地图,摇头说道:“虽说走陆路相对安全些,但实际上却不顺当。”

  柳荃瞪了她一眼:“别说一半留一半的,快把道道讲出来!”

  小彤忙做了个鬼脸,笑嘻嘻道:“娘亲莫急,且听我说。岭南一带群山迤逦,道陌狭长且蜿蜒起伏,这其中还不乏一些险要之地,着实难行,区区千把里路程,咱们就要走上两个多月,速度不是一般的慢。”

  “哦……”

  “还有就是,陆路途中人烟稀少,处处荒草湖泊,尤其是在赣粤交汇一带,几乎碰不到一家好的客栈,可这么一来,咱们就免不了饱受风餐露宿之苦了。”

  这是洛渊之前做出的分析,小彤现在也只是依葫芦画瓢,借鉴而已。

  能听得出来,走陆路不仅慢,还很遭罪。

  柳荃环顾着一家老小,蹙眉说道:“这么比较的话,还是走水路好上一点?”

  小彤立即应道:“那当然!走水路不仅快,还没那么辛苦,中途只要不断补给,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嗯……”

  “爹爹在来信中不是特地嘱咐了吗,要咱们尽量地选择水路南下……”

  “嗯!”

  呜呼!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这席话齐誉确实说过,但是,那却是数月之前的建议,如今时过境迁,已不可再相提并论了。

  柳荃从没有远涉过江湖,也没有在外的经验,如今突然要拿主意,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

  相公的话,总该不错吧?

  对,要相信自家男人,他可是这世界上最最有学问的人,他说水路可走,那就一定可走。

  周氏虽然听得是一知半解,也表态说道:“阿瞒是读书人,见识多,他说的话应该差不离。”

  孙大财一听,忙顺着岳母的意思陪笑道:“娘说的极是!我可是听那算命的先生说了,咱家阿瞒属于是天上的星宿下界,他说的话,肯定错不了!”

  一听这话,老太太立马乐了,连赞女婿有长进,终于学会说人话了。

  经他们这么一掺和,柳荃的决断基本上算是定了下来。

  不过,她还是略有迟疑,走水路是好,可万一要是不安全呢?

  这时,久不插言的童延火突然说道:“夫人,俺觉得吧,走啥路都行,有俺在,不会出啥事的。”

  “嗯!”

  最终,少数服从多数,定下了走水路的决定。

  ……

  南下的水路非常清晰,只要航线能接起来就是了。

  常规路线,先寻客船走长江顺流而下,至海岸时,再另寻官船,沿着华夏东部的海岸线南渡而下。

  不过,此节却不顺利。

  据舶市的号子们说,就目前,南北往来的船只比之前锐减了过半,所以,要慢慢地排号等候。

  这也叫困难?

  当然不叫!

  存疑的孙大财按着小彤的嘱托,对某负责人仅仅使了丁点的小银子,就很顺利地拿到了船票。

  被我说中了吧?

  爹爹可是说过,但凡是钱能搞定的都不叫问题。只有钱搞不定的,才能算是真正的问题。

  “啧啧,你个小丫头片子还真够大方,这随便一出手,就是二两雪花银。”孙大财面露着一张割肉般的吝啬脸,很惋惜地说道。

  小彤哂笑道:“我说姑父,你做了这么多年的买卖,怎么还是当初那副小家子气?如果咱们连二两银子都不舍得掏,估计要等上半个月才能动身。”

  “咳咳,谁小气了?”被外甥女直接说在脸上,孙大财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不过,他还是为自己做出了辩解:“你呀,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呀……”

  “……”

  最终,一行人顺利地登上了客船,扬帆起航,举家南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shu9.com。木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mush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