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体系相悖与相融_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木书小说网 > 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 第98章 体系相悖与相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8章 体系相悖与相融

  第98章体系——相悖与相融

  沐恩无奈的摇摇头,却是不说其他,一个百岁老人的真诚,重量不输山岳,他实在难以拒绝。

  但由心而言…

  “我可不是什么灯神啊…”沐恩喃喃道。

  阿不福思神色灰暗,却又听见眼前之人慢悠悠道:“我确实无法实现愿望,不过…我尽力而为。”

  “多谢!”阿不福思面露喜色,郑重点头:“需要我做什么,尽可开口。”

  “不用。”沐恩摇摇头,他还不至于无时不刻都在计算利益得失,那样活得太累。

  “就当是我的一份礼物吧,给一位真正的格兰芬多的。”

  听到这话,阿不福思笑了起来,非常畅快的大笑,他拍着大腿,缓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我可不是什么格兰芬多,我甚至没有去过霍格沃茨,哪怕它就在我的旁边。”

  “那我相信你会是一位格兰芬多的。”沐恩说道。

  怎么这话他以前自己好像也说过?

  好吧,不管了。

  送走阿不福思后,路西法看向沐恩。

  “沐恩,咱得谈谈。”路西法突然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也要谈谈??

  有辱门楣的猥琐东西,你又想谈什么?!

  “伱想说些什么?”他当即开口。

  “关于纳吉尼的事。”路西法严肃开口,沐恩顿生疑惑,难不成他有什么高见?

  “关于这个,我建议你们的工作可以在这里展开,我认为没有哪里比这里更适合做魔法研究了,不管是器材还是素材,亦或者是考虑到这里还有一位蛇佬腔的存在…”

  “让邓布利多常带福克斯来串门对吧。”

  路西法斜视着,火焰小手在嘴巴前面拢成一圈,故作咳嗽。

  “额咳咳…对…咳咳!”

  “麻烦。”沐恩叹了口气。

  “什么叫麻烦,你去年天天在其他地方,知不知道我一个人在这儿有多…”

  沐恩打断了他:“不是有流星吗?”

  “它生怕我烧死它!”路西法不忿的怒吼。

  另一边,流星的扫帚头弯成弧线,随后连连摇晃,也不知道是想表达些什么。

  “好吧。”沐恩见状,只能无奈点头。

  第二天,当邓布利多与阿不福思来到月光堡时,整个城堡一楼已经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高耸直达天花板的书架也无法将所有杂乱的书籍摆放完全,大量的古老典籍被散落的堆叠在地上或是桌上。

  数张长桌不规则的摆放在中间,每张桌子上都堆叠着不同的东西,炼金器材,不知名的生物皮毛,诡异的金属原矿,甚至还有活化的不知名蠕动物。

  唯有在中间一张桌子上,如同一个手术台一般,皮质垫子下,是数根一眼看去便很难挣脱,带有魔纹的束缚带。

  而在皮垫之下的厚实密质木板上,则是早已干涸的血迹。

  此时纳吉尼就在这上面,她并没有被绑住,但却不敢轻举妄动。

  并非是沐恩对她做了什么,而是她的舌尖捕捉到了那些干涸的血迹中,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

  阿不福思看着纳吉尼这般老实,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忧。他不得不承认,纳吉尼在他心中的地位是…儿媳!

  邓布利多则是有些吃惊,不过一想…好像也正常。随后他将福克斯放下,便见其拖着艳丽的尾羽,径直朝着壁炉方向飞去。

  路西法的火苗身子探出壁炉,欢快的挥着手。将福克斯带入了壁炉之中。

  一个异常宽广的壁炉,昨天路西法特意要求扩宽的。

  邓布利多走入屋中,诧异的环顾着四周,赫然发现了许多有关于黑魔法的书,随后他看向厨房中正在调配精力药剂的哈利。

  “你确定这样不会出现意外事故吗?”

  “也许吧,当然,我在这方面还是有些自信的,我之前尝试阿尼玛格斯时他也在,并且了解一切流程。”沐恩不在意的说道。

  正巧此时,哈利将三杯精力药剂端了出来,阿不福思接过,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弥漫心头。

  让救世主先生为自己端茶什么的…

  “教授,我不会的。”哈利摇头说道。

  “或许您还不知道,但我在第一天来到这儿时,便曾触碰过一本人皮制成的魔典,那可给我留下了不浅的印象。”

  “这…”邓布利多看向沐恩,却只见到对方不在意的笑了笑。

  邓布利多突然在想,这样性格的沐恩去教导黑魔法防御术,究竟会不会将霍格沃茨搅得鸡犬不宁。

  他摇摇头,将这些想法驱赶,随后看向了纳吉尼:“我想我该对她检查一番。”

  阿不福思聪明的选择了退后两步,安静得如同一个木头人一般。

  邓布利多所谓的检查,显然在记忆层面上,通过挖掘对方的记忆,从中抓取蛛丝马迹。

  约莫半小时后,他缓缓将目光移开,面色凝重的摇摇头。

  “她的表层记忆中,数十年来,已不再有任何身为人类的痕迹。”

  沐恩点点头,意料之中的答案。

  随后他们身前,莹蓝色的法师之手出现,变换着各种形态。将前些日子他在纳吉尼的灵魂中探寻到的状况演绎了出来。

  “灵魂之中,或许还有一些身为人类的残片,目前我的想法是,将其身为畜生的灵魂完全摧毁湮灭。

  随后用那些空白的灵质,强行塑造出一个人类的魂灵躯壳,将那些逸散的人类残片收纳融合。”

  沐恩的想法很简单,将灵魂中属于血咒的那个诅咒魂灵直接灭杀,随后像是捏橡皮泥一般将其人类思绪重组。

  “这样会不会太冒险。”阿不福思有些不确定的问,他只能听个一知半解,但沐恩的用词能让其感受到了这一套流程有多么干脆暴力。

  “我一开始就说过了,她或许已经真正的死了。我们现在的举动就是死马当做活马医,能选择的只有赌。”沐恩毫不留情的说着。

  如果他没有应承下来这件事,那么或许任由阿不福思为此时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可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毕竟他太老了,幻想也幻想不了几年。

  可现在沐恩已经答应了这件事情,那么他就不可能会用谎言去欺瞒对方。

  这是一种尊重。

  “好吧。”阿不福思点点头,他只能选择相信。

  邓布利多此时却提出了不同的见解。

  “我认为,我们可以用…”说着,他不确定的看向了哈利,似乎心有顾虑。

  “教授,您的意思是用黑魔法?还是和蛇佬腔有关?!”哈利疑惑道。

  他只能想到这两个答案,不然邓布利多没道理会突然将目光放到他身上。

  哈利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就是个打下手的角色。但他并不抗拒,能够在这种高深的研究中打下手,那可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机会,说不定能学到很多。

  而哈利的敏锐度显然超出了邓布利多的预料,他恍然的点点头后,便也干脆道:“可以用夺魂咒。”

  “夺魂咒?!”沐恩疑惑的看向了邓布利多:“夺魂咒,你想控制她属于人类的那些思维吗?”

  哈利一头冷汗的看着邓布利多,虽然…黑魔法这种事吧,他觉得在接受范围内,毕竟沐恩叔叔也研究黑魔法,但是…

  夺魂咒,从魔法界的法律角度来看,这可是只要使用了就可以被送进阿兹卡班的魔咒啊…

  这是可以说的吗?!

  “准确的说,是引导。”邓布利多缓慢的说到,

  “就如同心智坚强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抗夺魂咒,那么相应的,只要能够控制夺魂咒的强度去干涉她的思维,就可以将其作为一个引子,尝试着将那些残余的人类灵魂牵引而出。”

  “你要如何去保证自己引导的人她的那些人类灵魂。”

  “用这里。”邓布利多指了指胸膛。

  “欲望?”沐恩并不怎么信任的看着邓布利多。

  到此,两人正式出现了分歧。

  来自古希腊魔法体系的沐恩,侧重点在灵魂本质,强调干脆性的灵魂切割、诅咒剔除,而后收集可用的残余灵魂进行二次构造。

  而承袭现代魔法体系的邓布利多,则更看重欲望、记忆,通过魔咒来侧面牵动灵魂本质的主动改变。

  类似…嘴遁。

  甚至于一开始对纳吉尼的检查,两者便是完全不同的路数。

  沐恩选择直达灵魂深处的灵性视察。

  邓布利多则是摄神取念的记忆剖析。

  良久之后,沐恩摇摇头:“我不觉得你的想法会有成功的机会,实不相瞒,昨天我已经尝试过了。”

  “什么?”

  沐恩点点头,看向阿不福思。

  “昨天在你告诉了我纳吉尼和奥睿利乌斯的事情后,我就尝试到她的灵魂之中呼唤她了。

  很抱歉的是…一无所获。

  她依旧只会重复着,让我杀了她。”

  说完之后,莫名的,两位邓布利多都僵硬了一下。沐恩疑惑的看着他俩:“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邓布利多脸上浮现出一种古怪且有些尴尬的笑容:“额…我不得不说的是,纳吉尼并不认识所谓的奥睿利乌斯。”

  ?

  “奥睿利乌斯曾经并不是这个名字。”阿不福思解释道:“他曾经的名字叫做克雷登斯·拜尔本,这才是和纳吉尼风雨同舟的那个名字。”

  沐恩僵硬的看着二位,用手梳了梳自己的围脖,最后也是无奈的笑了起来。

  他也不再多言,指尖闪过荧光,点在纳吉尼的额头上。

  片刻之后,他才缓缓睁开双眼。

  “好消息,我在提到克雷登斯的时候,她的灵魂深处,确实出现了反应。”

  想到刚才发生的情景,沐恩也是心有感慨。

  数十年的野兽生活,一生的诅咒折磨。

  然而只要提到那个名字,灵魂之中,却依旧能够回应着。

  如同本能一般。

  “确实她的人类灵魂还有着一定的自主意识,并未完全湮灭。”沐恩说道:“但这依旧不足以重新为她构建出一具如同曾经一般的灵魂。

  过去无可挽回,她已经被血咒侵蚀了太久太久。”

  “或许可以在灵魂躯壳重新构建后,尝试通过挖掘深层记忆,对其进行人性人格的补完。”邓布利多说道。

  “不错的想法…但是如何通过夺魂咒分离出诅咒灵魂以及人类灵魂呢?”

  突然,哈利开口道:“蛇佬腔可以吗?”

  几人的目光顿时聚焦在他的身上,哈利有些紧张,但还是继续说道:“蛇佬腔只可以和蛇交流,而夺魂咒再对其进行控制。

  相互拉扯中,是不是就可以分离出来人和蛇的…额…特质…差异的…两根线头!!”

  哈利的话语无以为继,只能无奈做出一个粗糙的比喻。

  但邓布利多与沐恩对视了一眼,他们能够理解这个孩子想要表达的意思。

  “看来这会是一项大工程。”

  确定了大概思路后,他们还需要对诸多细节进行完善。哪怕是初入巫师一途的哈利都能明白,灵魂这种东西,容不得一点儿差错。

  在细节商讨的过程中,邓布利多频频望向哈利。

  他心中不由得感叹,如果这个孩子是格兰芬多的,该有多好。

  无他,哈利的表现,实在太过优秀了些。

  同时,他也愈发感受到自己此前一些想法的可笑之处,无奈摇头。

  哈利的优秀,离不开沐恩的教导,如果没有这个人的存在,靠着他自己以前的那种利益思维,也不可能将其培养到这种地步。

  壁炉深处,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传来。

  ……

  时间在一天天的忙碌中很快流逝,英格兰,威尔特郡,有着一座只有极少数人才所知的山庄。

  马尔福确实有着足够骄傲的资本,这一点单从他的家族山庄就可见一斑。

  占地极为广袤的山庄中,精心设计的花园环绕其间,喷泉洒落天空,划过虹色光辉,自由漫步的白色孔雀穿行其中。

  而其宅邸,更是可将其称之为豪华城堡。通体灰白,足七个黑色穹顶的方尖塔楼。

  城堡内部,则遍布着极具奢华的装饰,包括华贵的家具,大理石壁炉和镀金镜子。

  门厅宽大,墙上挂着肖像画,石头地砖几乎全部被华贵地毯覆盖。

  客厅之中,一张长桌之上,卢修斯正在阅读着一封信件,面色阴沉。

  一只骨瘦如柴的家养小精灵战战巍巍的端着红茶,轻轻的放在了桌上,它推动着茶托,将其朝着桌中推了进去。

  卢修斯端起茶杯,轻轻一饮,口舌却是如同触电一般回缩。

  卢修斯放下茶杯,手顿时握住一旁的文明杖杖端,从中抽出魔杖。

  “愚蠢的畜生!”

  一道光芒闪过,只见那家养小精灵顿时被砸飞出去。

  他看也不看,只是收回手来,魔杖对着茶杯轻轻敲击两下,将其温度降下来些后,重新端起:“德拉科呢?”

  一旁,纳西莎对自己丈夫的行为熟视无睹,倒是在说到德拉科后,露出了满意中带着担忧的神情。

  “那孩子现在天天待在书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得很是用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mushu9.com。木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mush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